作为女配的自觉第四十七章大陆公敌

双鸭山历史解密网2020-06-25 02:44:57

作为女配的自觉 第四十七章 大陆公敌

“真是薄情呢,居然连救命恩人也不等了么?”即墨月阳凭空出现,“我的东西。”

御寒天手一翻,广袖翻飞,卷轴重见天日,即墨月阳眼睛一亮,晃身一把抓住卷轴。

“现在你可以走了吧。”青骓挡在御寒天面前,思量着一旦对方有任何动作,两人应该怎么逃得掉。

即墨月阳将卷轴房间内袖子里,笑道:“看来我未过门的娘子心肠果然冷,居然就这想着急撵我走呢。”

“知道就好。”青骓一直关注着身旁之人的变化,见他嘴唇惨白,便知道事情不好。

即墨月阳蹙眉,“如果我不走呢?”

青骓还未说话,感觉身后一阵浑厚的仙气,浓得化不开,仙气之中还带着冷厉的气息。

火灵根以及木灵根的状态交错着在御寒天身上闪现,眼眸颜色一会变成红色,一会又是褐色。

长到腰间的头发无风自动,他印度白牛站在青骓身后,高大的身影如同鬼魅。

即墨月阳有一丝顾虑,他现在并不想与御寒天硬碰硬,心中虽然气恼,但是面上却笑得比任何时候都开心。

“既然交易已经完成,那么我就先行离开了。”他看着青骓,笑容收敛了一丝,“友情劝说一句,目前你们已经成为整个大陆的公敌,好自为之。”

青骓听到身后轰然倒塌的声音,急忙去扶着跪倒在地的御寒天,“没事吧。”

“没事。”御寒天捂着伤口,用仙气治疗,但是收效甚微。

“我们先离开这里,说不定即墨月阳没有走,准备在旁边偷袭我们,或者拿到了卷轴之后又去通知斗阁学院的人,倒打一耙。”

御寒天借助她的力量站起来,“他走了。”

走了?还真的走了?青骓有点诧异,她不认为即墨月阳是那种说走就走的人,明明是偷鸡还要顺便把鸡蛋也拿走的,丝毫不肯吃亏的混蛋啊。

走了几英里,两人终于找到一个干燥的山洞落脚,青骓见御寒天的肩膀血流个不停,肩膀处的衣服已经被血浸染得看不出本来颜色。

“我感受到附近有水源,我去打些水回来给你清洗。”青骓起身,手腕被拉住。

御寒天企图站起来,“我陪着你去。”

“我可以的。”青骓惊觉他手很凉,又加了一句,“放心,就在不远处,我很快就会回来。”

御寒天紧紧盯着她的眼睛,然后缓缓松手,“好。”

那是什么眼神?青骓觉得似曾相似,走到江边,用旁边仙芋的大叶子接了一些水,忽然想起她看过那种眼神。

在秘境时,她将他救出放在江边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就是那个眼神印度白牛,因为她的离开而难过,眼神里有祈求,祈求她留下。

所以他刚才是在害怕我离开?

她的心忽然躁动起来,那一瞬间的放手于他来说是不是个十分艰难的决定,不知道她会不会抛下他,不知道她会不会回来。

现在的他,是否独自在黑暗的洞口徘徊着,孤单着等着她回来?

不行,一定要立刻回去,现在一定要看见他才行!

鼻尖莲花香气逐渐浓郁,她停住脚步,“即墨月阳?”

即墨月阳现身,“我特地回来接你,和我离开,回魔界。”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会回去。”青骓看着四周要吃的时候再加入白糖,准备逃跑的路线。

她的不配合激怒着即墨月阳,“这一次情况不一样,你知不知道,御寒天是异端的消息很快就会被放出去,那个老头不是坏人,却是个固执者,他现在认为御寒天是异端,很快就会采取行动。”

“这又如何。”青骓已经看好路线,准备想跑。

“这又如何?”即墨月阳神情怪异,忽然欺身上前,擒住她的肩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知不知道这个大陆有多少能人异士?你知不知道他正在成为整个大陆,上千万人统一的公敌!你和他在一起,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的胸膛剧烈的上下浮动了,多少年了?时间久远得连他自己也忘记了生气的样子,甚至气到鼻尖都微微出汗。

“那么,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青骓目光沉沉的看着他,实则内心已经是惊涛拍浪。

他说得没有错,一旦御寒天异端的身份确定,那么就是意味着毁天灭地的存在,生活在这个大陆上每一个人都成为他一个人的敌人。

刚才问即墨月阳的话只是随口说说的,等到她回过神来,肩膀已经被抓住,整个人动弹不得。

莲花香味越来越浓厚,粉色的薄唇忽然一软,然后被重重碾压着。

她瞪大眼睛,同样与半垂着眼眸的即墨月阳对视着。

两人隔得极相近,呼吸交融。忽然,即墨月阳发出一声闷哼,皱着眉头后退一步。

极薄的嘴唇染上了一丝鲜红,下唇被咬破的地方正在不断冒血。

青骓感觉口腔里还有对方舌头企图闯进来的味道,她脸色一黑,觉得那味道越来越恶心,索性在一旁干呕。

即墨月阳彻底被激怒,他作为魔界至尊,不说魔界里里想爬上他床的女人不在少数,就是放在其他两界,也断断不会受到这种屈辱。

“青骓。”他阴测测的喊着,逼近,“看来我需要让你再次习惯习惯。”

青骓后退一步,“你这个死变态,一点都不卫生,要是得HPV怎么办,艾滋病怎么办?我最讨厌你了!”

前面的话即墨月阳听不懂,但是最后面一句他听懂了。怒气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完全是挫败之气。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要管这档子闲事。”他静静的看着她。

青骓的心不由的一震,从刚才那一吻中,她硬生生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那味道很危险。

“我现在又不想知道了,过时不候。”语气生硬得连自己都察觉到了。

“随便你。”即墨月阳真是气得不行,口是心非这一套,这个女人做得真是太好了。

青骓尝试着往旁边走,“那我走了,您多保重,再见!”

刚转身,手腕又被抓住,她再也忍受不住,转头大喝,“你这个无赖到底是想做什么,打架吗!想要打架吗!”

“这次算我求你,和我离开。”即墨月阳展现出从未有过的柔顺,“跟在他身边,会成为整个大陆的敌人。”

如此温柔的声音,青骓还是第一次听到,对方的示弱让她语塞。

“抱歉,我不能离开他。”

“究竟是为什么?你究竟喜欢他哪一点。”

“你说什么喜欢?”青骓讶异的看着他,“我不喜欢他,跟在他身边是有原因的。”

感觉到对面的人脸色稍霁,但是她心里却无端又难过起来,总觉得空落落的失去了什么。

即墨月阳松手,“有一段时间我不能出现在你身边护着你印度白牛,你好自为之。”

莲花香气猛地浓郁,然后又散开,一阵清风过后,人已经消失无踪。

青骓拿着水匆匆赶回洞穴之内,御寒天已经陷入了昏迷,地上有一滩已经凝固的血迹。

她颤抖将荷叶尖尖一角倾斜着,水流进他的嘴里,然后毫无意外的全部流出来,沾湿了衣襟。

“快喝啊,赶快喝下去啊。”

躺着的人眼睛紧闭,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连胸膛起伏得都十分缓慢。

这人,约莫不会是死了吧?!

荷叶砸在地上,水溅到青骓脸上,她身体猛地一震,颤抖的伸手。

脖子间的大动脉跳动得越来越慢,胸膛的起伏幅度也越来越小,一股巨大的恐惧笼罩着她。

“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印度白牛?”

她低声呢喃着,忽而心慌意乱的在识海像冷蚕求助,但是识海里一片安静,感受不到一丝气息。

“不能死,不能死。”

抓起地上荷叶,她喝一口水,猛地靠近,唇齿相依的时候拼命用舌尖打开对方的牙关,再把水缓缓的渡过去。

御寒天的喉结缓慢的上下动了一下,她高兴得要命,正想再接再厉,腰肢忽然被掐住。

两人的唇齿因为突然的动作而重新贴合在一起,御寒天缓缓睁开眼睛,纯黑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他。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双方都醒着的时候才更有趣味么?”

御寒天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但是带着一丝笑意,眼睛亮闪闪的。

趴在身上的人却忽然发力,青骓一把把他推开,“你居然拿这种玩笑来骗我!”

他一愣,从未见她如此生气。

青骓的胸膛剧烈浮动着,担心、难过、愤怒的心情齐齐涌上心头,他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让她担心,让她体会绝望的感觉就这么好玩吗?

“你继续玩儿去吧!”她愤恨转身,脚步匆匆的往外走,必须立刻离开,否则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后背被人拥住,御寒天垂头,深深的埋在她颈部之间,声音闷闷的,“我没有骗你,刚才我确实封印了自己所有的意识疗伤。”

啥?所以是她自己搞不清楚状况,以为对方死了,所以先悲伤一顿,后来又以为对方欺骗自己,又大闹了一顿。

好羞耻,好丢脸,丢脸丢回老家了!

御寒天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察觉到她转动手腕,想要挣脱他的手,心中一痛,她还是想走么。

“我不会放你走。”他猛地收紧,“你是我的!”

前方身体一震,青骓低得像小蚊子一样的声音传来,“我只是跑出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经过这一闹,两人都有些尴尬,主要是青骓觉得尴尬,晚上是坐着也不是,蹲着也不是,倒是后来御寒天又封闭了意识疗伤去了。

通心络对脑梗塞患者管用吗
前壁心肌梗死
营口好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