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火天衣第294章八首魍魉

双鸭山历史解密网2020-06-25 04:19:23

血火天衣 第294章 八首魍魉

“哈哈哈哈,”

一直萎靡不振的老人突然高声狂笑,闪身从人群的包围之中倏地钻了出去,仇无衣伸手一抓,竟然直接扑了个空,

这时谢凝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老人身上,而其他人正在看人头,唯有仇无衣一人注意到老人的异变,

一抓落空,仇无衣的心中越发沉重,

因为这一抓并不是突然的,一切都在算计之中,按理说绝不可能抓不到如此弱小的家伙,

如果有什么理由,那必然是,,他在隐藏实力,

为什么要隐藏实力,仇无衣只想到了一个答案,

在不引爆机关的条件之下拖延时间,

“你的气色比刚才好多了,”

仇无衣心头神念忽动,立刻摆出一副嘲弄的嘴脸,

“哈哈,随你们怎么说,老夫只能听到胜者的笑声,听不到丧家犬的嚎叫,”

老人立刻变了一张脸,阴毒地咧开了嘴巴,嘿嘿一笑,

“真是沒有个性的反派,不过在你开口笑出声小娘惹陈盛音之前,难道就沒有注意到什么吗,”

谢凝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仿佛在同情老人一样市场对未来饲料需求普遍看淡小娘惹陈盛,

“住口,都是你这个女人,否则老夫岂会受你们这群杂碎的侮辱,告诉你们,今天老夫所遭遇到的,,必然要让你们百倍……啊啊,不,不要啊,”

老人正待说出那句百用不厌的台词,大腿上忽然传來的焦臭气味却令他惊骇万分地惨叫起來,火焰渗透了他的天衣,穿透了他的身体,将血肉与骨头一起点燃,

“啊啊啊,尊者,你……你不能……我小娘惹陈盛……你这畜生,畜生啊啊啊,不得好死,不……得……”

火焰在弹指之间就爬满了老人全身,宛如一条将猎物吞到肚里的巨型蟒蛇,很快老人就只剩下一团烈焰,再也看不到被火焰包围的人影,更无法听见他的喊叫,稍稍挣扎了一下就不会动了,

可是此时此刻却沒有人感慨眼前这幅惨状,

五个人一起将程铁轩保护在最中央,全神贯注地戒备着周围的一切,敌人就在不远处,甚至就在身边,

糟糕的是现在别说敌人,甚至连个人影,或者人的气息都察觉不到,周围完全是空荡荡的,

谁都看得清清楚楚,被活活烧死的老人绝非自杀,在他死前,仇无衣隐隐听到了“尊者”二字,

这两个字给他的印象相当不好,

“哼,我道是來了多少人,区区几个小孩子竟然有本事打进來,果然废物就是废物,聚集再多的数量也沒有用,”

苍穹之上突然回荡起一个辨别不出年龄的男性声音,也辨别不出善意或恶意,就像一个单纯小娘惹陈盛路过的人一样,

程铁轩全身都在抖,抖得连骨节都发出了咯咯的响声,站在他身后的谢凝沒有嘲笑这种沒出息的行为,因为此时此刻,豆粒大的汗珠正从她的前额滑向挺拔的鼻梁,

“呼,”

不近不远,三十几步开外的地方浮现出一团小小的火苗,不依靠任何燃料在空气中悬浮着,扭曲的火焰越烧越高,在所有人如临大敌的目光之下形成了一张脸的模样,

那个声音的來源正是这张脸,而且方才出手的必然也是此人,

“这回才是真正的老大,”

仇无衣定了定神,厉声问道,

“凭你,有什么资格问,”

火焰中的声音忽然大怒,本來就模糊不清的脸扭曲得如同妖魔一般,大口一张,一股焦灼的热气直接喷向了仇无衣,

“散开,”

当巨脸张口,尚未喷出任何东西的片刻,仇无衣立刻感觉到一阵干燥的痛感扑面而來,立刻高声提醒众人小心,

果不其然,热气之后就是熊熊的火焰,火焰汇聚成了细长的条状,朝着仇无衣所站的位置忽地飞了过去,

从巨脸之中所喷吐出的火焰仿佛完全是一种不同的物质,透着一种奇怪的坚实感,如同它已经成为了固态,比起火焰,看上去更像一根金属的投枪那么,

其他人在仇无衣警告之下立刻散开,而仇无衣最后一个离开了巨脸的攻击点,当他的脚尖踏起风沙拔地而起的瞬间,固态的细长火焰也正好落在了地面,

然而接下來所发生的事情却让仇无衣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阴沉,

纵使看起來与一般的火焰不同,但仇无衣还是觉得它的本质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就算再奇怪的火,其效果也不外乎燃烧,

实际上,巨脸吐出的火焰的确是在燃烧,只不过在燃烧之前它却化作了一大滩接近液态的物质在地面上迅速扩散开來,并且深深渗入了下面的土地,波及范围足足有数十米,

无需其他任何媒介,以自身为燃料的烈火持续不断地烧着,而且越烧越旺,不一刻就蔓延到了周围的房屋,火焰一沾就着,眨眼之间偌大的房子整个都烧了起來,

“你疯了,你要点燃下面的东西,”

仇无衣想到了那些“爆炸物”,顿时心中一惊,

“你当我是什么人,那些东西岂是用火焰就能引爆的,我堂堂火尊者,还沒有落魄到借助火以外力量的时候,你这小子连这都不知道,果然该死,”

巨脸的嘴巴上上下下蠕动着,吐出一句句包含愤怒的狂妄之言,更将仇无衣的话视之为一种极大的挑衅,

“我管你是谁,有本事你就出來一战,”

仇无衣早已意识到今天这一战绝不轻松,对方也是有备而來,而且一出手就已经透着森然杀意,想要和解是完全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挑衅一下让这家伙早点现出本体,多少还能节约一些体力,

望向下方的巨脸,仇无衣呼出了一口胸中的灼热气息,左手在颈前轻轻一抹,将束起的披风解开,

巨大的披风自仇无衣身上垂下,挡住了他的全身,当披风底端被飞扬的沙尘卷起的刹那,整件披风猛然释放出鲜艳的火光,完全化作了一大团燃烧的烈焰,

低空中燃烧的披风与地面的火焰巨脸针锋相对,彼此之间的气势竟一时不分胜负,

巨脸虽然一直盯着仇无衣,其他人的行动却也了若指掌,

这时候,谢凝正在酝酿着撤退,一之手还拉着程铁轩,范铃雨和沙业躲开第一束烈火之后就始终徘徊在巨脸附近,可那巨脸就是一团火,完全找不到攻击的方法,

凌戚早已拉远了距离,向着巨脸射出数发子弹,无一例外都被熊熊烈焰吞沒,

“好好好,谁都别想跑,我陪你们好好玩就是,”

巨脸的怒气反而消了些许,构成它本体的火突然激烈地晃了晃,整张脸变得大了一倍,细长细长的双眼眯成了奇怪的三角形,

“该死,”

谢凝甩掉了抓住的程铁轩,随手将超巨大的斧锤往地上一砸,似是在发泄心中的怒气,

偌大的院子原本是被一圈厚实的墙壁所包围,此时却变成了烧起的火墙,将整个院子围得密不透风,火墙的形状十分怪异,与一般的墙壁完全相同,有棱有角,在沒有确认火墙的性质之前,谁都不敢轻易突破,

巨脸在众人警戒注视之中再度发生了变化,升腾的烈火仿佛被一种外來的力量“压”了下去,变成了扁扁的盘形,而盘形的火焰却开始迅速旋转,一边旋转一边向着外围扩散,片刻间就扩大了数倍,

而圆盘顶端升起的火苗也越來越旺,随着它本体的转动,圆盘变成了冲向高空的火焰龙卷,而在龙卷的核心处慢慢地浮现出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一束光芒忽然从天空降到仇无衣的身上,无需去看就知道是谢凝所附加的水纹之祷词,尽管不清楚有沒有用,但有总比沒有要好些,

每个人身上都加了一层火焰的防护,多少让人躁动不安的心得以微微平息,

“你们准备好了么,”

火焰龙卷中的人影发出了低沉的声音,他一直一动不动,原來就是为了让众人准备,

“少废话,要打赶紧打,”

凌戚自然耐不得这样的挑拨,即刻烦躁地吼了一句,

“哼哼,看來你们还不知道什么叫惧怕,,也好,死之前能亲眼见到我火尊者的八首魍魉,也算是一种幸运了吧,哈哈哈,”

火焰龙卷在不可一世的狂笑声中轰然而散,火虽散了,空气中的热量却陡然暴增数倍,连呼吸都变得滚烫灼人,

所有人的瞳孔都在这一刻紧缩,火焰中出现的那个人身体沒有在燃烧,然而当那个身影出现的片刻,每个人直视向他的目光仿佛都被点燃了一般,刺得眼睛阵阵剧痛,

那是一个无法看到相貌的人,因为整张脸,包括头发在内都被厚重的绷带所包裹着,赤红色的轻巧铠甲在双肩部分立起了两个奇怪的狰狞怪脸,同时在两膝,手肘,乃至胸口也有着类似的装饰,

这种怪脸张开大嘴,探出长长的獠牙,头上生着两只长短不一的怪角,用它们当做铠甲的装饰似乎沒必要,只会影响人的行动而已,

八首魍魉,这个名字,显然就是无缝天衣的命名,

不过仇无衣只找到了七张脸而已,

转念一想,最后一张,似乎应该是火尊者本來的脸,

参松养心胶囊伤肝吗
动脉硬化
功能神经外科
友情链接